首頁(yè) > 新聞中心 > 投資30億元!修復2.3萬(wàn)畝廢棄砂坑,“紫色聚寶盆”釀出“致富酒”

投資30億元!修復2.3萬(wàn)畝廢棄砂坑,“紫色聚寶盆”釀出“致富酒”

點(diǎn)擊次數:1145     更新時(shí)間:2024-03-26

 最是一年春好處。初春時(shí)節來(lái)到寧夏賀蘭山東麓,遠處,巍巍賀蘭青山如黛,傲然屹立;眼前,葡萄園中工人忙碌,正為展藤做著(zhù)前期準備。

這里是大的釀酒葡萄集中連片產(chǎn)區,釀酒葡萄種植面積達58.3萬(wàn)畝,約占全國釀酒葡萄種植面積的35%。但誰(shuí)能想到,這里以前卻是一片廢棄礦坑。
去年年底發(fā)布的《國土空間生態(tài)修復典型案例集》共收錄37個(gè)典型,案例涉及17個(gè)省區。其中,賀蘭山下鎮北堡廢棄礦坑生態(tài)修復榜上有名。
曾經(jīng)的亂石荒灘織起綠色長(cháng)廊,廢棄礦坑搖身一變成了紫色聚寶盆。
修復父親山身上的疤
賀蘭山是西北重要的生態(tài)安全屏障,發(fā)揮著(zhù)阻沙固土、涵養水源、調節氣候的生態(tài)功能。它孕育了寧夏平原,是寧夏的父親山。
得益于豐富的煤炭與砂石資源,寧夏賀蘭山東麓形成了近十處規?;V區。始于20世紀50年代的大規模無(wú)序開(kāi)采,讓這里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遭受?chē)乐仄茐?。那時(shí),僅在銀川市西夏區鎮北堡礦區,就散布著(zhù)上百個(gè)砂石廠(chǎng)和采礦場(chǎng)。
鎮北堡礦區位于賀蘭山東麓沖積扇扇緣區,是主要砂石料供應地。因開(kāi)采歷史較長(cháng),人工采挖活動(dòng)頻繁,地上采挖區呈面狀和網(wǎng)狀分布,礦區地形地貌景觀(guān)和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被極大破壞。
銀川市自然資源局國土空間生態(tài)修復科科長(cháng)蘇楠對當年的場(chǎng)景記憶猶新。最嚴重的時(shí)候,地表礦坑平均深度達40米,土地損毀面積15平方公里以上。礦區土石大面積裸露,現場(chǎng)滿(mǎn)目瘡痍。蘇楠說(shuō)。
受采砂影響,礦區周邊植被稀疏,野生動(dòng)植物難覓蹤跡。汛期泥石流、山體崩塌等地質(zhì)災害頻發(fā),水土流失問(wèn)題突出。冬春之際,礦區揚塵污染嚴重,影響著(zhù)周邊群眾的生產(chǎn)生活。
曙光在2010年到來(lái)。這一年,寧夏實(shí)施賀蘭山東麓百萬(wàn)畝葡萄文化長(cháng)廊建設,3年后又以地方立法的形式對葡萄酒產(chǎn)區進(jìn)行保護。鎮北堡礦區處于葡萄文化長(cháng)廊的核心位置,推進(jìn)礦業(yè)轉型發(fā)展與礦坑生態(tài)修復勢在必行。
如何把發(fā)展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同加強生態(tài)保護修復結合起來(lái)?從中央到地方,各級黨委政府踴躍探索新路徑、新模式。
2021
年,寧夏國家葡萄及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開(kāi)放發(fā)展綜合試驗區獲批設立?!顿R蘭山生態(tài)保護修復專(zhuān)項規劃(2020—2025)》和《寧夏賀蘭山東麓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》先后正式實(shí)施。
借著(zhù)政策的東風(fēng),沿山生態(tài)修復與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交融共進(jìn)。亟待蝶變的鎮北堡礦區搶抓機遇,乘風(fēng)而上。當地先后投資近20億元對賀蘭山下鎮北堡廢棄礦坑進(jìn)行生態(tài)保護修復,同時(shí)通過(guò)產(chǎn)業(yè)布局、環(huán)境治理、企業(yè)示范等措施吸引社會(huì )資本,著(zhù)力打造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基地,延長(cháng)生態(tài)產(chǎn)品價(jià)值鏈。
實(shí)現多業(yè)態(tài)融合發(fā)展
既要師法自然,又要因地制宜。這是寧夏給自己定下的硬杠杠。
一方面,政府對鎮北堡礦區小散亂采礦點(diǎn)進(jìn)行取締整合,僅保留6家企業(yè)集中綠色開(kāi)采。另一方面,鎮北堡礦區恰好位于北緯38度葡萄最佳種植帶。當地充分利用區域內的舊采石場(chǎng)和遺留采坑開(kāi)展生態(tài)修復,實(shí)施綜合整治系列工程。
由采到治,志輝源石酒莊就是一個(gè)典型縮影。
20
世紀80年代,志輝源石酒莊董事長(cháng)袁輝的父親在戈壁荒灘開(kāi)辦了老袁砂石場(chǎng),逐漸成為鎮北堡礦區主要開(kāi)采經(jīng)營(yíng)主體。老袁砂石場(chǎng)掘到了,也掘出了近6000畝的坑。

1996年,曾是采砂大軍一員的袁輝,在親眼看到生態(tài)破壞的“后遺癥”后,決心參與采砂區整治工作。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他一頭扎進(jìn)干旱貧瘠的亂石灘,開(kāi)始種植防護林。
適逢寧夏大力發(fā)展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,2008年,袁輝開(kāi)始在礦坑上建設酒莊,并在平整改良后的土地上種植釀酒葡萄。隨后,志輝源石酒莊與政府攜手,加大了對1.8萬(wàn)畝礦坑的荒地改造,不但開(kāi)辟葡萄種植園,擴大酒莊規模,還聯(lián)合建設休閑運動(dòng)公園及生態(tài)園,讓廢棄礦區變成了園林式酒莊。2015年,志輝源石酒莊開(kāi)始探索文旅融合,打造一二三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園區。
從采砂、造林、修復到發(fā)展特色產(chǎn)業(yè),以志輝源石酒莊為代表的寧夏賀蘭山東麓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,走出了一條綠色可持續發(fā)展之路。
久久為功,接續治理,生態(tài)為核,產(chǎn)業(yè)多元。近年來(lái),寧夏遵循這一理念,積極發(fā)展葡萄文旅產(chǎn)業(yè),讓散布的礦坑逆襲重生。
賀蘭山下,具有典型東方風(fēng)格的園林酒莊、生態(tài)酒莊、文化酒莊如雨后春筍般涌現,鑲嵌在翠綠之間。
經(jīng)過(guò)修剪的葡萄藤、報廢的橡木桶、隨處可見(jiàn)的怪石……漫步在賀蘭山東麓的葡萄酒莊中,你會(huì )發(fā)現這里的主體建筑、園內道路等全部取自治理礦坑時(shí)挖出的礫石、卵石和周邊的遺棄建材。中式園林美學(xué)與葡萄酒文化巧妙結合,給游客全新的游覽體驗。
放眼賀蘭山東麓,優(yōu)美生態(tài)已與紅酒、旅游、文化、餐飲、民宿、研學(xué)等多種業(yè)態(tài)融合發(fā)展,成為人們親近自然的新興打卡地。
小葡萄釀出“致富酒”
多年來(lái),寧夏把發(fā)展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同生態(tài)保護修復工程相結合,累計投入近2.7億元實(shí)施礦山修復、溝道防洪、綠化整治、基礎設施建設等工程。在賀蘭山下鎮北堡廢棄礦坑實(shí)現生態(tài)蝶變的同時(shí),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園區的配套服務(wù)也不斷完善。
“園成方、林成網(wǎng)”。生態(tài)修復和林帶水系的建成,使礦區“含綠量”大幅增加,廢棄礦坑成為生態(tài)酒莊,葡萄園、防風(fēng)林帶組成綠色長(cháng)廊。部分葡萄園增建攔蓄功能,“深溝淺種”減少水土流失。
“這些舉措極大改善了區域小氣候,修復了野生動(dòng)植物棲息環(huán)境,構筑了生態(tài)涵養的綠色屏障。”銀川市自然資源局黨組書(shū)記、局長(cháng)李偉說(shuō)。
據了解,銀川市近年來(lái)實(shí)施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空間布局規劃、鄉村振興和發(fā)展全域旅游規劃,打造出以鎮北堡為核心的生態(tài)文旅廊道,形成綠色產(chǎn)業(yè)集群。賀蘭山東麓葡萄酒產(chǎn)區酒莊已成為全域旅游的元素。
“紫色夢(mèng)”正在托起“致富夢(mèng)”
賀蘭山東麓以葡萄酒為核心,一二三產(chǎn)業(yè)融合發(fā)展,把農產(chǎn)品增值收益留在農村、留給農民,為周邊農戶(hù)提供就業(yè)崗位近13萬(wàn)個(gè),當地農民收入的近三分之一來(lái)自葡萄酒產(chǎn)業(yè)。僅鎮北堡鎮,就先后建起20多家酒莊和12家特色民宿,保護性開(kāi)發(fā)近10萬(wàn)畝未利用地和廢棄礦坑,年接待游客60萬(wàn)人次。
如今,寧夏已建立起政府、社會(huì )、企業(yè)共同參與的“生態(tài)修復+產(chǎn)業(yè)導入”發(fā)展模式。2023年開(kāi)始建設的張騫葡萄郡項目,計劃總投資30億元,修復利用2.3萬(wàn)畝廢棄的砂坑土地,旨在打造大的下沉式生態(tài)型葡萄酒莊集群。據了解,張騫葡萄郡項目正在組織申報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EOD試點(diǎn)項目,以吸引更多相關(guān)產(chǎn)業(yè)基金共同投資。
多措并舉,協(xié)同推進(jìn),綠色生態(tài)正在成為賀蘭山東麓的幸福底色。

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 聯(lián)系方式 二維碼

服務(wù)熱線(xiàn)

13973264378

掃一掃,關(guān)注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