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> 新聞中心 > 3400億鋰電新局,外來(lái)龍頭搶灘“亞洲鋰都”與“地頭蛇”爭鋒,誰(shuí)將勝出?

3400億鋰電新局,外來(lái)龍頭搶灘“亞洲鋰都”與“地頭蛇”爭鋒,誰(shuí)將勝出?

點(diǎn)擊次數:1109     更新時(shí)間:2024-04-01

共謀鋰電新發(fā)展,群英薈萃耀宜春”,乘坐高鐵抵達宜春站,細心的旅客會(huì )發(fā)現這樣一句標語(yǔ)。從宣傳語(yǔ)到產(chǎn)業(yè)鏈,鋰元素以各種形式出現,“鋰”已經(jīng)成為宜春的城市名片。從宜春站驅車(chē)20多公里,可以到達宜春鉭鈮礦(下稱(chēng)“414礦”),這里是世界目前探明的最大鋰云母礦。

宜春,因“鋰”聞名,其鋰資源主要分布于袁州、宜豐、奉新等地區,是全國重要的鋰資源供應地。2023年宜春全年鋰產(chǎn)量15.89萬(wàn)噸,占國內總產(chǎn)量的34.50%。

這一切,都是大自然的饋贈。宜春礦區位于揚子地塊與華夏地塊之間的江南造山帶東段,巖漿活動(dòng)強烈,鋰、鉭、鈮等稀有金屬成礦地質(zhì)條件良好,資源豐富。而當地富有的鋰云母,更是固體鋰礦資源的重要補充。

隨著(zhù)新能源汽車(chē)和儲能行業(yè)的快速發(fā)展,鋰資源變成“香餑餑”。憑借得天獨厚的鋰資源優(yōu)勢,宜春早在2008年就提出打造“亞洲鋰都”的目標,并相繼出臺系列政策扶持鋰電新能源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。

經(jīng)過(guò)十多年的發(fā)展,宜春加速推進(jìn)鋰電新能源產(chǎn)業(yè)布局,大力招引鋰電頭部企業(yè),鋰電產(chǎn)業(yè)鏈格局形成。3月中旬,時(shí)代周報記者在走訪(fǎng)宜春袁州區、宜豐縣、奉新縣等地時(shí),發(fā)現礦山周?chē)凸I(yè)區內鋰電項目正在建設中。這些項目的背后浮現鋰電的身影。

在油菜花遍地盛開(kāi)的“亞洲鋰都”,鋰電們爭奪上游資源、布局下游產(chǎn)業(yè),外來(lái)“過(guò)江龍”與宜春“地頭蛇”的競合關(guān)系風(fēng)云變幻。當下,鋰電行業(yè)步入新發(fā)展周期競合新局又將如何演繹?

“地頭蛇”的“鋰想”:手握礦權,延伸產(chǎn)業(yè)鏈

2008年,宜春提出打造“亞洲鋰都”的目標,但由于當地鋰礦品位低、提鋰技術(shù)不成熟、市場(chǎng)需求不足,在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里,亮晶晶的鋰云母礦石被村民用來(lái)蓋房子,含鋰瓷土也被陶瓷廠(chǎng)嫌棄純度不夠影響產(chǎn)品賣(mài)相。

而圍繞著(zhù)鋰礦山脈,一批本地企業(yè)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,其中不乏江特電機(002176.SZ)等上市公司;這些公司依“鋰”而生,也伴隨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,甚至曾面臨穿越周期的生死考驗。

3月中旬,時(shí)代周報記者來(lái)到奉新縣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園區,一路上可以看到九嶺鋰業(yè)、贛鋒鋰業(yè)等江西企業(yè)的名字。經(jīng)過(guò)一棟白色建筑時(shí),時(shí)代周報記者注意到附近扎滿(mǎn)鋼筋的空地,這里是九嶺鋰業(yè)新建倉儲工程的所在地。

奉新縣水利局關(guān)于《奉新九嶺鋰業(yè)有限公司新建倉儲項目水土保持方案報告書(shū)》的批復顯示,該新建倉儲工程項目總投資8000萬(wàn)元,于2022年10月開(kāi)工,計劃2023年12月建成。

不過(guò)時(shí)代周報記者走訪(fǎng)時(shí),發(fā)現該項目未見(jiàn)投入使用,彼時(shí)項目部大門(mén)緊閉,暫未開(kāi)工。

九嶺鋰業(yè)素有云母提鋰“四小龍”之稱(chēng),于2014年投資成立的江西春友鋰業(yè)有限公司持有宜豐縣花橋大港瓷土礦,該礦是九嶺鋰業(yè)目前礦權。

但年產(chǎn)150萬(wàn)噸的大港瓷土礦不能覆蓋九嶺鋰業(yè)的原料需求,九嶺鋰業(yè)在招股書(shū)透露,其也會(huì )向其他礦產(chǎn)公司、選礦單位或貿易企業(yè)采購部分含鋰精(原)礦。

事實(shí)上,宜春本地的鋰業(yè)企業(yè),沒(méi)有當地礦權或者仍依賴(lài)外采的不在少數。

其中就包含起步于宜春的志存鋰業(yè)。顯示,志存鋰業(yè)積極拓展國內外優(yōu)質(zhì)礦源。近日,志存鋰業(yè)旗下的和田志遠礦業(yè)有限公司以13.15億元競得了新疆和田縣大紅柳灘外圍龍門(mén)山鋰礦探礦權。

接近志存鋰業(yè)的相關(guān)人士對時(shí)代周報記者表示,其在宜春的生產(chǎn)基地目前主要依靠外采,下一步重點(diǎn)為獲取當地礦權,“因為有礦的話(huà)基本上成本相對可控。”

在宜春,414礦是眾多選礦廠(chǎng)外采的其所有者為宜春鉭鈮礦有限公司,是江西鎢業(yè)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礦企。據介紹,414礦資源儲量約1億噸,已形成年處理礦石量231萬(wàn)噸,年生產(chǎn)鋰云母(折合成含量5%)12萬(wàn)噸、鋰長(cháng)石120萬(wàn)噸的規模。

手握礦權并非一勞永逸,如何將礦權價(jià)值鞏固發(fā)展“護城河”是每一個(gè)“礦主”都要思考的問(wèn)題。

2011年,作為當時(shí)宜春一家涉足鋰電新能源行業(yè)的上市公司,江特電機經(jīng)過(guò)礦產(chǎn)資源整合拿下了3個(gè)采礦權、5個(gè)探礦權,成為名副其實(shí)的大礦主。但拿下礦權的江特電機并沒(méi)有止步于此,而是繼續往下游——新能源汽車(chē)布局。

在2014-2017年新能源汽車(chē)熱潮之下,江特電機先后并購了宜春客車(chē)廠(chǎng)、九龍汽車(chē)等企業(yè),完成了新能源汽車(chē)電機和整車(chē)的業(yè)務(wù)布局。

然而,受新能源汽車(chē)產(chǎn)銷(xiāo)增速停滯,價(jià)格大幅下跌影響,主營(yíng)汽車(chē)、電機和的江特電機業(yè)績(jì)一落千丈,2018年陷入大額虧損,2018年和2019年兩年虧損合計超30億元,并在2020年被實(shí)現退市風(fēng)險警示(*ST),股價(jià)也創(chuàng )下歷史新低。

解鈴還須系鈴人。

2021年,全球新能源汽車(chē)銷(xiāo)量遠超預期,鋰的供需錯配使得價(jià)格大漲,當時(shí)的市場(chǎng)可謂是“有鋰走遍天下,無(wú)鋰寸步難行”。當年江特電機也因手握礦權股價(jià)狂飆超十倍,扣非歸母凈利潤暴漲超340%,其鋰產(chǎn)品毛利率也從2019年的-35.23%飆升至38.62%。江特電機“咸魚(yú)”翻身,成功保殼。引“過(guò)江龍”競折腰。

2017年的新能源汽車(chē)熱潮中,永興材料(002756.SZ)瞄準了宜春的鋰礦資源。

這一年,永興材料投資了江西合縱鋰業(yè)科技有限公司、江西永誠鋰業(yè)科技有限公司(原江西旭鋰礦業(yè)有限公司)等鋰電材料企業(yè),并在江西省宜春市宜豐縣設立江西永興特鋼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永興新能源”)作為鋰電新能源材料領(lǐng)域布局的主要平臺。

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發(fā)展,鋰電新能源已經(jīng)成為永興材料的主業(yè)之一,涵蓋了采礦、選礦、鋰加工三大業(yè)務(wù)。今年1月,永興材料旗下宜豐縣花橋鄉白市化山瓷石礦的生產(chǎn)規模由300萬(wàn)噸/年變更為900萬(wàn)噸/年,進(jìn)一步奠定其云母提鋰的地位。

宜春真正吸引搶灘則是在2021年。

彼時(shí)宜春市政府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加快宜春市新能源(鋰電)產(chǎn)業(yè)高質(zhì)量跨越式發(fā)展的指導意見(jiàn)(2021-2025)》,提出到2025年底,全市新能源(鋰電)產(chǎn)業(yè)鏈營(yíng)業(yè)收入超1500億元的發(fā)展目標,政府成為推動(dòng)宜春鋰電產(chǎn)業(yè)鏈發(fā)展的重要推手。

當年3月,國內電池級鋰價(jià)格自5.30萬(wàn)元/噸上漲至8.85萬(wàn)元/噸,也正是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國軒高科(002074.SZ)與宜春經(jīng)開(kāi)區管理委員會(huì )簽署《投資合同書(shū)》——擬在宜春實(shí)施建設國軒高科鋰電產(chǎn)業(yè)園項目,并規劃于宜春建立公司供應鏈區域總部,并設立研究院、驗證院、檢測院等研究機構。

同時(shí),國軒高科還與宜春市國資委下屬的地區龍頭資源企業(yè)宜春市礦業(yè)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宜春礦業(yè)”)簽署了《合作協(xié)議》,共同出資1億元設立宜春國軒礦業(yè)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宜春國軒礦業(yè)”)。2021年3月國軒高科的公告中提到,宜春礦業(yè)需要協(xié)助合資公司辦理取得相關(guān)采礦權,以保障國軒高科鋰礦資源。

顯示,作為國軒高科在宜春投資的平臺公司,江西國軒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江西國軒”)下設宜春國軒礦業(yè)、宜春國軒鋰業(yè)股份有限公司、宜豐國軒鋰業(yè)有限公司、奉新國軒鋰業(yè)有限公司、宜春國軒電池有限公司、宜春科豐新材料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國軒科豐”)等多家子公司。其中,選礦按照2000萬(wàn)噸產(chǎn)能建設,鋰按照12萬(wàn)噸產(chǎn)能建設,電池按照30Gwh產(chǎn)能建設,項目全部投產(chǎn)后可實(shí)現年產(chǎn)值500億元。

2023年5月,國軒高科在業(yè)績(jì)說(shuō)明會(huì )中提到鋰生產(chǎn)布局:國軒科豐年產(chǎn)鋰2萬(wàn)噸項目已投產(chǎn),宜豐、奉新兩地投資建設鋰項目各年產(chǎn)5萬(wàn)噸,其中宜豐鋰項目一期年產(chǎn)2.5萬(wàn)噸預計當年二季度投產(chǎn)。國軒高科預計,2025年將實(shí)現鋰滿(mǎn)產(chǎn)產(chǎn)能12萬(wàn)噸。

關(guān)于宜春鋰項目進(jìn)展,時(shí)代周報記者致電并向國軒高科發(fā)送采訪(fǎng)函,截至發(fā)稿未獲回復。

2023年6月,國軒高科透露,預計2023-2024年還會(huì )有數個(gè)礦權注入到宜春國軒礦業(yè)中,以充分保證公司鋰項目實(shí)施對原礦端的需求。

在助力“亞洲鋰都”騰飛的同時(shí),國軒高科也獲得當地不少資源。

資金方面,據時(shí)代周報記者統計,2021-2023年,國軒高科及其子公司獲得當地政府補助近2.50億元;資源方面,國軒高科目前已在宜春取得白水洞礦、水南段礦、華友礦的探礦權和采礦權,成為當地為數不多的大“礦主”。

在國軒高科入駐宜春的同一年,(300750.SZ)也緊隨其后——在9月與宜春市政府、宜春礦業(yè)、合眾新能源汽車(chē)分別簽署合作協(xié)議,并計劃投資135億元建設宜春新型鋰電池生產(chǎn)制造基地項目。彼時(shí),國內電池級鋰價(jià)格已經(jīng)上漲至17.15萬(wàn)元/噸。

據寧德時(shí)代2023年年報,2021年9月13日披露的宜春時(shí)代新能源電池生產(chǎn)項目投資加速,累計投資55.17億元,其中29.23億元于2023年投入。

雖然“外來(lái)客”在宜春的布局方向都相似,但實(shí)現路徑卻存在差異。

2021年,在國軒高科與宜春礦業(yè)共同設立合資公司之時(shí),寧德時(shí)代選擇收購宜春礦業(yè)的全資子公司宜春鑫豐鋰業(yè)有限公司(2022年改名為宜春時(shí)代新能源礦業(yè)有限公司,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宜春時(shí)代礦業(yè)”)65%的股權,實(shí)現非同一控制下企業(yè)合并。

此舉掀開(kāi)了寧德時(shí)代在國內拿礦的序幕。2022年4月20日,宜春時(shí)代礦業(yè)以8.65億元競得江西省宜豐縣圳口里-奉新縣枧下窩礦區陶瓷土(含鋰)探礦權,探礦權面積7.144平方公里,推斷瓷石礦資源量96025萬(wàn)噸,伴生鋰金屬氧化物量265.678萬(wàn)噸。

據宜春市自然資源局披露的《江西省宜豐縣圳口里-奉新縣枧下窩礦區陶瓷土礦普查探礦權出讓收益評估報告書(shū)》,該礦山評估設計項目建設投資為21.58億元。據澎湃新聞報道,枧下窩礦區3300萬(wàn)噸含鋰瓷土選礦項目分三期建設,其中一期1000萬(wàn)噸年選原礦產(chǎn)能已于2023年建成。

與此同時(shí),作為“外來(lái)客”的寧德時(shí)代與其他企業(yè)“強強聯(lián)合”加碼布局宜春。短短兩年時(shí)間,寧德時(shí)代便與九嶺鋰業(yè)、志存鋰業(yè)、永興材料旗下的永興新能源等多家江西鋰企設立聯(lián)營(yíng)企業(yè),同時(shí)還聯(lián)手江蘇的龍蟠科技(603906.SH)、天華新能(300390.SZ)布局宜春鋰電上游。

2021年以來(lái),除了國軒高科和寧德時(shí)代,還有贛鋒鋰業(yè)(002460.SZ)、欣旺達(300207.SZ)、科力遠(600478.SH)等一批頭部企落戶(hù)宜春,將宜春鋰資源優(yōu)勢轉化為產(chǎn)業(yè)集群的優(yōu)勢。

據2024年1月24日投資者關(guān)系活動(dòng)記錄表,科力遠表示,公司已完成宜春四座地下鋰礦全額股權收購。

其中,同安瓷礦已實(shí)現穩定出礦,在正常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中,可充分滿(mǎn)足鋰工廠(chǎng)一萬(wàn)噸所需的原礦;黨田瓷礦現有產(chǎn)能為2萬(wàn)噸/年,科力遠表示,該礦規劃產(chǎn)能為40萬(wàn)噸/年,現正加快推進(jìn)主體巷道工程施工,力爭早日建成投產(chǎn);另外兩座礦(鵝頸瓷礦、第一瓷礦)正在詳勘,后續的礦山建設和擴產(chǎn)工作也在快速的推進(jìn)中。

環(huán)保風(fēng)波過(guò)后,“鋰想”新生。產(chǎn)業(yè)繁榮的同時(shí)也帶來(lái)了亂象,在鋰價(jià)格高位時(shí),由于有利可圖,宜春當地偷采盜采、無(wú)證開(kāi)采、超規模開(kāi)采等現象時(shí)有發(fā)生,由此也造成了環(huán)境污染。

2022年11月底,永興材料被卷入水污染風(fēng)波,拉開(kāi)了宜春鋰礦環(huán)保整頓的序幕。據宜春市政府公告,永興材料旗下子公司永興新能源以逃避監管方式排放污染物遭調查,并因此臨時(shí)停產(chǎn)。

2023年3月,宜春市政府印發(fā)《宜春市深入整治規范礦產(chǎn)資源保護開(kāi)發(fā)利用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實(shí)施方案》,規范礦產(chǎn)資源有序勘查開(kāi)發(fā),全面整治提升礦山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。

到了今年3月,多位當地從業(yè)人士向時(shí)代周報記者表示,距離環(huán)保整頓已過(guò)去了一年,彼時(shí)未取得環(huán)保資質(zhì)又想繼續從業(yè)的公司有足夠的時(shí)間完成相關(guān)工作。即便要達到較高的環(huán)保標準,目前也無(wú)技術(shù)難度,主要是成本增加。

3月中旬,時(shí)代周報記者來(lái)到位于宜豐縣工業(yè)園的永興新能源,據公司保安透露,彼時(shí)廠(chǎng)子正在招工。時(shí)代周報記者注意到,永興新能源廠(chǎng)區的墻上貼有污水排放的標準濃度限值公示牌,另一旁的電子屏實(shí)時(shí)顯示氨氮、PH值的指標數據。

今年3月21日,宜春市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公布的宜春市第二輪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督察反饋意見(jiàn)整改落實(shí)情況顯示,永興新能源二期2萬(wàn)噸電池級鋰項目已取得江西省發(fā)改委節能審查批復。

鋰價(jià)格2022年從60萬(wàn)元/噸的高位“跌落神壇”,一度跌破成本線(xiàn),今年3月中旬,宜春大部分礦企困于低利潤短暫停工,但位于奉新縣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園區的奉新時(shí)代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奉新時(shí)代”)的生產(chǎn)車(chē)間則發(fā)出轟鳴響聲。

奉新時(shí)代是宜賓市天宜鋰業(yè)科創(chuàng )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,后者由天華新能與寧德時(shí)代合資成立,持股比例分別為75%和25%。據天華新能披露,奉新時(shí)代鋰電材料年產(chǎn)10萬(wàn)噸電池級鋰項目分兩期建設,其中一期工程年產(chǎn)電池級鋰3萬(wàn)噸項目于2023年7月正式點(diǎn)火。

今年2月,奉新縣發(fā)改委發(fā)布2024年國民經(jīng)濟和社會(huì )發(fā)展計劃草案,其中提到將加快推進(jìn)九嶺鋰業(yè)南區等項目竣工投產(chǎn),服務(wù)保障奉新時(shí)代二期、國軒高科、九嶺鋰業(yè)鋰渣消納場(chǎng)等項目開(kāi)工建設,壯大產(chǎn)業(yè)集群。

關(guān)于奉新時(shí)代鋰電材料項目最新進(jìn)展,時(shí)代周報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天華新能證券部,相關(guān)工作人員表示暫不清楚二期工程是否動(dòng)工,相關(guān)信息會(huì )根據信披要求進(jìn)行披露。

伴隨寧德時(shí)代、國軒高科等群龍云集,宜春鋰資源優(yōu)勢順利轉化為產(chǎn)業(yè)集群優(yōu)勢。2023年,宜春鋰產(chǎn)量占國內鋰總產(chǎn)量的34.5%,成為大的鋰生產(chǎn)基地;鋰電新能源產(chǎn)業(yè)營(yíng)業(yè)收入連續兩年超千億元,產(chǎn)業(yè)鏈中下游營(yíng)收占比由2022年的38.4%提升至50.8%。

但“亞洲鋰都”的野心并未止步于此,定下2030年實(shí)現鋰電新能源產(chǎn)業(yè)規模3400億元的目標。未來(lái),這三千億的“蛋糕”會(huì )吸引哪些新玩家布局宜春,又有誰(shuí)的“鋰”想會(huì )因鋰寒冬而黯淡,業(yè)界拭目以待。

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 聯(lián)系方式 二維碼

服務(wù)熱線(xiàn)

13973264378

掃一掃,關(guān)注我們